俄羅斯武術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10世紀。在俄羅斯這個泱泱大國的漫長歷史中,他們一直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侵略者的進攻 每一個侵略者都有他們自己獨特的打法和兵器。
大大小小的戰鬥有不同的地形條件,氣候也不同,有的時候是嚴寒冬日,有的時候是酷熱夏季,並且大多數時候敵人的數量比俄羅斯人要多得多。
因 為這些原因,俄羅斯的戰士們練就了一種實用、殺傷力大,並且能在任何情況下有效地打擊敵人的作戰風格,它結合了頑強的意志與極富創意的多用途戰術。這種作 戰風格非常自然,招數自由,沒有任何嚴格的規則、框架性套路或限制(除了道德上的限制之外)。所有的戰術都基於本能的反應、個體的力量和性格特色,尤其適 合快速學習。

1917年共產黨開始執政時,所有俄羅斯的國家傳統都被禁止。練習這一有著幾個世紀歷史的武術的人都受到了嚴重的懲罰。 然而,當權者很快就意識到俄羅斯武術的頑強生命力以及強大的作戰力,並因此保留下來讓“斯佩茨納茲”(俄羅斯特種部隊)的精英戰士們進行訓練、使用。 自蘇聯政府解體後,許多其他的俄羅斯格鬥術在各種訓練、競技比賽和媒體的宣傳作用下也逐漸重新嶄露頭角。 其中包括:桑勃式背摔(一種摔跤運動),Slaviano-Goretskaya Borba 雪域特戰隊風格),卡多奇尼科夫式 (A. Kadochnikov),以及其他各種民間派別(比如,Busa式,Skobar式,森林特戰隊風格,Kozachiy Sploch式,Gruntovsky拳擊式,等)。

俄羅斯武術的哲學觀

教義之中心:在人類靈魂深處有一件不朽的珍寶——那就是上帝賜給我們無窮無盡的永生的歡樂。這一珍寶藏在我們的心中,也就是我們精神的中心(此連結由米哈伊爾•裡亞布科和弗拉基米爾•瓦西裡耶夫極力推薦)。
俄羅斯武術在英文中被稱為 SYSTEMA 是有原因的。因為俄羅斯武術有著一整套完整的理念和培訓方法,幫助人們提高生活的品質(注:英文單詞Systema的含義為“系統”)。練習俄羅斯武術不 單能改善人體的7大生理系統,還能同時促進人類的身體、心理和精神三大層面更加健康。
俄羅斯武術的主要原則是不破壞。其目標是確保你所接受的訓練和你的態度不對你自己和你的夥伴造成任何身心上的傷害。俄羅斯武術創建的目的是為了強化你的身心、保護你的家庭和你的祖國。
俄羅斯武術的另一個名字是“poznai sebia”,也就是“瞭解你自己”。“瞭解你自己”意味著什麼呢?它意味著你不單要知道你的力量和你的弱勢是什麼。知道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弱勢所在是一 件好事,但是遠遠不夠。參加俄羅斯武術訓練就是充分挖掘自己的潛力、發揮自己的極限的一種方式——看看我們自己有多麼地驕傲,同時又是多麼地脆弱。俄羅斯 武術讓我們從精神中獲得真正的力量,而這力量來自於謙卑的態度和對生活目標的明確理解。
俄羅斯武術的根基源自俄羅斯東正教,信仰東正教的人認為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無論是好是壞,都有著唯一一個終極的目的 – 那就是創造出讓每一個人理解自己的最佳條件。通過恰當的俄羅斯武術訓練,我們也能達到同樣的目的 – 也就是讓每個參與訓練的學員達到最佳狀態,讓大家有能力處理在任何時刻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以此使大家更多地瞭解自己。
米哈伊爾•裡亞布科(Mikhail Ryabko)對初學者的告誡之一就是“做一個好人,之後所有其他的自然而然會追隨者你。”俄羅斯武術正是這樣以一種簡單而全面的方式引領你走上正確的道路。
更多相關閱讀內容請參閱俄羅斯武術總部網站(英文)


東正教與戰鬥

許多認真學習俄羅斯武術並試圖理解其精神基礎的人,都會在某個階段面對這樣的問題:如果東正教的教義是愛與和平,它怎麼可能成為一種武術的基礎?的確,達成自我防衛與非暴力的完美平衡是每一個人都必須要解決的問題。那麼就讓我們來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我們來比較一下競技場中的決鬥者和保衛家園的戰士。兩者都準備要傷害另一個人,但他們的出發點是多麼的不同! 在競技場中的決鬥者是為了展示他比另一個人優秀,為了證明他是最強的人。 而真正的戰士是為了保護他的家庭、他的朋友和他的祖國,避免他們遭受死亡和不幸。 很明顯,保衛家園的戰士擁有高尚的目的,在那一刻他離上帝很近。
戰士的出發點是“愛”,對家人、朋友和祖國的愛;而競技場中的決鬥者的主要動機是‘驕傲’。因此,接受訓練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不僅有正當理由,而且也很必要。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從惡魔手中拯救無辜的人們呢? 我們都看到2004年在俄羅斯別斯蘭上演的慘劇。還有什麼別的方法能解救那些被恐怖分子劫持成為人質的孩子們? 士兵、警員和其他職業人士接受訓練、武裝到位,時刻準備著拯救他人的生命。 他們以謙卑的態度和光榮的精神將自己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
東正教教導我們,戰鬥只有在心存驕傲或憎恨,以侵略或復仇為目的,表現出麻木不仁,或起因是貪婪、虛榮、妒忌、絕望和類似的惡習之時才是一種罪。而如果戰 鬥是為了防衛、為了拯救,那麼不戰鬥並眼睜睜看著你所愛的人受傷害、甚至被殺害,或讓你的祖國遭受侵略、破壞,那才是一種罪。自創世紀以來,有無數英勇的 戰士都為了正義而戰。人類所知的第一個戰士就是大天使米迦勒。上帝賜予他的寶劍就是同邪惡鬥爭的力量;他用那把劍將墮落天使——也就是那些不再侍奉上帝, 而只侍奉其驕傲之心的人驅逐出上帝的國度(注意是驅逐而不是殺害)。而他必須這麼做,否則邪惡的勢力將統治世界。
我們也看到在《舊約》中的先知,比如吉迪恩和參孫,都被上帝賦予了同邪惡作戰的能力。 一直到我們的時代,在二次大戰中,許多國家也不得不奮起抗爭,與邪惡勢力戰鬥。
上帝在《聖經》中告訴我們,沒有比為了他人奉獻出自己的生命更大的犧牲了。因此,任何準備成為一名真正戰士的人,任何接受訓練、拿起武器的人,都必須接受 一個可能,那就是為了對他人的愛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實質上說,他就是準備好了做一名烈士。練習俄羅斯武術的人,最終培養出的品質將是謙卑。
參加俄羅斯武術的訓練讓人們看清自己的自大狂妄和其他弱點,讓大家有力量克服它們。謙卑的人畢生與他心中的邪惡作鬥爭,並為此不斷向上帝尋求幫助。為了回報他不斷的努力和謙卑的態度,上帝讓他擁有驚人的天賦,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能保持平靜、歡樂,不帶怨恨。
如果我們保持謙卑,那麼就不會再有驕傲、侵略、虛榮、貪婪和妒忌。我們的精神將與上帝同在,而你只會在真正有必要的時候,為了一個高尚的原因而奮起戰鬥, 並以冷靜、堅決、無畏且專業的方式儘量減低對對手造成的傷害。而我們也必須這麼做,否則邪惡的勢力將統治世界。